小说:极仙灵纹首发

九天之外,幽冥混虚天地之间一片灰暗,偶尔有星星点点的光从如极光般的不实虚空之中渗出,光晕流转,煞是好看。但看起来美丽的东西往往是更加危险。如若靠近,就会感觉那光晕散发的柔和光芒竟有一种摄人心魂的感觉,仿佛心神都会被吸引进去。在这片未知的虚空中,感觉不到时间流动,感受不到空间变移,仿佛一切被无尽灰暗所冻结,亘古不变……但就在这时,空间中的灰暗气流有了轻微变化,如水波般荡漾开来,并且趋势越来越大,如波浪升起荡下。最终却是成了漩涡,如荒古巨兽般吞噬一切,将整片虚空搅得浑浊不堪。慢慢地,那漩涡竟是旋转的越来越快,只见如布帛撕裂,那漩涡中心陡然从中心裂开。一个身着玄白色法袍身影从中缓缓而出,“桀——桀——这回你可逃不掉了,哈哈哈——”嘶哑如金属般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从那诡异冒出的身影上传出,不知是男是女。那身影立于虚空不动,一袭法袍在空间混乱下随之猎猎作响,仿佛空间要被这身影割碎一般。“哈——”那身影如鬼魅般在空间四处闪动,和着空间的阵阵爆响,那身影脚下竟浮现出散发奇异而沧桑气息的不明图纹,仿佛空间也承受不住这身影脚下之压力,浮现出阵阵碎纹。随着那身影接连闪烁,原本已然浑浊不堪的空间愈是变得满目疮痍,狼藉一片。空间碎片四处弥漫,原本还算稳固的空间已经是完全没了自愈能力,只能任由那身影为所欲为。“喝——哈!!”那身影霎时停下,突兀不堪,口中大喝,而那身影的手也是接连闪动。“砰——砰——”振聋发聩的爆响在这无尽之地散播。那身影仍是立直不动。突然,他那张迷雾般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诡笑,“嘿嘿,找到你了!”只见那虚空竟是没有崩坏,而是换了一番景象,星河环绕,光暗迷离。无尽银光缓缓闪烁似是交汇成了一个个形状怪异的纹图。苍朴,亘远。那身影看到这番景象,先是有些显露出小小讶色,但很快,这抹讶色转变为了赤裸裸的贪婪,那身影脸上灰暗的眸子仿佛投射出精亮的绿光。“不愧为天道之机,吾灰殇耗费万载时光,穿越层层时空,最终以我万年苦修加之厄碎休离大阵才堪堪找寻到你并镇压之。哈哈,任凭你如何超然物外,如何脱离极道法则。终究,终究还是落入我灰殇之手!”那名为灰殇的玄白身影看到这景象后,没有半点迟疑,身影飞烁,虽然这接连闪烁在这偌大的空间中看似很慢,但空间在这人脚下早已失去意义,脚踏无尽黑暗,直奔最明亮的星河中心过去。那些无数银色纹图仿佛突然有了意识,不再以肉眼看见速度缓慢的环绕运转,而是瞬间汇聚成一个足以照耀一切的银色光团。直奔灰殇而来,与空间壁障摩擦,爆发出更加炽烈的光芒,睁目如盲。几息之间,那光团马上就要撞在灰殇身上,这力量,光是看起来就如同星辰碎裂,新星爆发势不可挡。“以为我没有准备吗,万年的准备,怎可会在小小的环光星阵上,我可早就将此阵研究透彻了。这万年间,足足万兆星辰的精炼,终究是让我练出此阵的克星,星元磁极。”灰殇看那团耀世星光如同烛火,灰殇那布满符文的手玄光一闪,一团如同树脂的胶状粘液出现在手中,只不过那一团液体其中仿佛深藏一方世界,深邃梦幻,散发迷离光彩。灰殇一声大呵,星元磁极顿时迸开。如清雾一般笼罩了灰殇全身。灰殇见磁极已经发挥效用,便不再理会这绝世大阵,直奔中心毫不停歇。不久,灰殇终于抵达了这大阵中心,但大阵的中心极其古怪,不但什么也没有,而且一切静止,是真正的静止,就算是崩塌的空间层壁,在这里也只能维持断裂无法修复的状态,无法动弹一分一毫。灰殇见此又是从手上符文中拿出一团如光的东西,手上结印,绚丽纷繁的法印层出不穷,手上玄光、那光团的刺目光芒一齐发作,照耀天地,仿佛一切都无从匿形。“在这里啊,藏的真深,不过你今日注定难逃我手!”灰殇手上光芒愈来愈盛,一圈难以行述的黑色光晕慢慢展现,最后竟是坍塌形成一个微缩的黑洞。电光火石之间,那黑洞使出浑身解数想逃脱灰殇手上无法抗拒的玄色光华。可灰殇怎能让他得逞,又是一个玄奥晦涩的旋转法纹打出,原本呈扩张趋势的黑洞竟是变得越来越小,强横的力量交锋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。“啵”地一声仿佛有什么被拉扯了出来,带着滞脱后的真空声响。一团散发迷蒙色彩的光影从黑洞中钻了出来,仿佛是人形,但又不似生物。没有实体的人形光团浑身缠满由玄色纹路组成的法则链条。仔细看那光团忽明忽暗,有些光芒已被染成破败的灰色,毫无生机。“灰殇,可惜万年前没有镇杀于你,今日酿成大祸,悔不当初啊!”毫无生机色彩的声音,可以说是万物之音交错形成的天道之声从这团光影中传出。“今日,就算你布下绝世大阵,对我应用无尽圣宝,我也不会让你得逞,这件事你没有办法去做,你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做。今日就算我抛弃我这一身道界,也不会,你也不可能得逞!只要我不落入你手,一切终究还有希望!”光团越说光芒越炽,好像要跟面前的灰殇拼尽一切一样。“你说我没有能力,万万世界,亿亿众生之中,谁有我强。我又无数大界的资源,无数人才的支持,倾尽一切的为我服务!普天之下,谁有我强!我才是众生之主,这件事舍我还谁!”灰殇灰暗的眸子顿时射出两道精光,玄奥无比。直射天道之机。“我说过,你不可能……”说时,那天道之机突然爆发出无尽幽芒,完全将灰殇的法光驱散至尽。“唉,天道之极,何谓极道,吾本为一匙,一丝玄机。怎可,怎可!”“砰砰——”一声巨响,锁链崩碎,光芒愈盛。“怎么可能,我不甘心!唔啊!!”灰殇不可置信地脸浮现出盘虬的青筋,透亮的血管仿佛似要崩裂。手上动作更加迅速,无穷的封锁法宝发出,可一切都于事无补。没有什么可以抗拒那光芒。“怎么可能,你真的在祭献你的道界,不可能,你不能这么做!给我停下!”灰殇心中焦急但又暗下决定,手上继续结印。霎时间,昏暗的虚空被无尽法则道力染的五颜六色。“亘源锁,去!给我封住它!”一个布满混沌气息形似锁状的物体飞出,直射而出,那天道之机古井无波的气息接连滚动。“亘源锁,它怎么可能落入你手!”天道之机鲜有情绪波动,光芒连闪。“哼哼,你还不相信吗,这是我的气运,足以成任何事的大气运,我算准了亘源锁与你同源,只有它才能封住你,哈哈,你逃不出的!”灰殇狞笑,飞速向天道之机飞去。“天要亡我吗?不对的,这不可能!我不甘心!!”那天道之机爆发出更为炽烈的光芒,但于事无补,亘源锁仍是封的它严严实实,动弹不得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灰殇慢慢靠近,想必他留出这点时间是为了耗光天道之机的力量吧,让它在没有翻身之机。但就在此时,“轰隆隆——”一声不该在这,被灰殇重重封锁的这片空间出现的轰鸣声,却硬是突兀诡异地出现了。一只无尽符文道纹汇聚成的透明大手一捞,那暗淡下去的天道之机一下就被带了起来,如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一般,无法抗拒。但那大手也只是出现了那么一瞬,不到一息的时间,灰殇仿佛被定格在原地,无法行动。眼睁睁地看着获得自由的天道之机咻地消失在这片空间。灰殇眼球暴突,嘴角狰狞,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夺走它,你可知道我是谁!”灰殇已知对方强大的不可思议,再追无望。虽心生疑惑,但嘴上不落下风地用无比犀利的语言诅咒那只大手“你等着,上天入地,我必诛你!!!啊,我不甘啊!”这个世界公认的最强者灰殇,那个在虚空中气得让空间碎片如暴雨般纷飞的存在,没能留住即将到手的天道之机,没能抗衡住那只神秘的大手……几万年过去了,天道之机已成传说,灰殇仍是那个灰殇,可毕竟时光磨刻,有所不同。极道大陆,北域沧浪国“夫人,加油,就要出来了,挺住啊,用力——”一处普通的院邸,老妈子在帮一位夫人接生,门外身着水蓝色华服的中年人就是那夫人的爱人了。“哇——”一声有些奇异的啼哭声,贯穿这个小屋。“生了,生了,恭喜夫人是个男孩!”老妈子兴奋道。门外的中年男子也流露出宽慰的笑容。但不为人所知的是,那婴孩生下时,第一件事不是如同其他婴儿大声啼哭,而是猛然睁开眼睛,不过这睁开眼睛的瞬间却是没人看到。那眼睛无法形容,神秘瑰丽,但又散发着摄人心魄的诡异瞳光,瞳孔如黑色宙宇,瞳色如万丈幽潭,诡谲。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,靠近极道大陆的一片荒凉虚空,一抹比陨星还昏暗的光团瞬间消失,仿佛被什么吸走了一般……
更多精彩:
自助代刷 http://www.ssuu.cc

网站地图 | 诚邀合作 | 服务条款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